白修德美国人说他是“蒋委员长之敌”一场灾难使他最终

汽车资讯 2020-03-2680未知admin

  1945年9月2日,日本向同盟国正式投降签字仪式在停泊在东京湾的美军军舰“密苏里”上。美国《时代》周刊要求白修德就此连续两期对太平洋战争的两位英雄做封面报道,第一位是麦克阿瑟,第二位是。

  白修德在电报中公开回复: “《时代》周刊只有如实反映中国的战局和披露正是由于的才导致内战不可避免的事实,继续为一个和他的辩解是极其错误的。虽说是一个关键的人物,可是,倘若时代采取不加质疑、不讲条件地一味支持的策略,则是对千千万万读者的和对爱好和平的人们的。”

  白修德本名西奥多·H.怀特,1915年出生于美国,毕业于哈佛大学,师从著名汉学家费正清,1939年到1945年他住在中国战时的都城重庆,是美国《时代》周刊派驻远东的首席记者。

  1946年,白修德和娜共同书写的的《中国的惊雷》在美国正式出版,书中这样写道: “开始我尊重他,之后我为他惋惜,最后我他。”

  白修德刚来中国的时候,对寄予厚望,看作是中国的偶像英雄。1940年7月,白修德在一篇有关日本侵华三周年的报道中这样描述: “是中国团结的象征,白修德的偶像,那柔弱的神采飞扬的贤妻(即指宋美龄)的新生活运动,给中国人注入了无尽的勇气。”

  在白修德看来,的国民严重与老百姓脱节,“我本人的哈历在中国比在还更吃香。我后来组织了一个中国的哈佛俱乐部,其中有一大批重庆中的,即使在的肯尼迪中也找不到这么多哈佛毕业生”,“他们对自己的,甚至对重庆这座古老的城市都一无所知,要想找他们了解一点中国的真实情况简直就是缘木求鱼。”(白修德《中国的惊雷》)

  即便如此,白修德认为至少“蒋让中国在表面上形成了战线,这对打败日本常关键的。……蒋总司令是中国唯一能够还击日军的力量”。白修德(「美]乔伊斯霍夫曼:《新闻与幻象白修德传》)

  所以在白修德的运作下,白修德成了一九四二年六月一日《时代》周刊上的封面人物。

  可是一场灾难完全改变了白修德对的看法,从尊重变成了,连续出书,被美国人称为“蒋委员长之敌”(黄仁宇《地北天南叙古今》)。

  1942年河南发生灾,遍及全省110个县,3000万灾民中有300万人饿死。河南省推举3位代表到重庆陈述情况,呼吁救灾。他们本想参见最高,但拒见他们,而且他们在重庆公开活动,宣传灾情。《大公报》相继发表通讯《豫灾实录》和《看重庆,念中原》,结果被停刊3日。

  的秘书陈布雷说:“委员长根本不相信河南有灾,说什么‘赤地千里’‘哀鸿遍野’‘嗷嗷待哺’,委员长就骂是滥调,并严令河南征缴不得缓免。”

  《大公报》被停刊激怒了一向为说好话的美国记者白修德。白修德决定和《》记者哈里森福尔曼一起奔赴河南,看看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自从回来后我的便有了病——神经紧张,压抑,难受。那些事情让我至今也难以相信,哪怕战争结束后我也不能原原本本告诉别人。军队从农民那里抢走粮食;饥民卖掉孩子来交税;上到处都是尸体;我看到狗从土里扒出尸体;狗群撕开铁上死去的饥民。省在当地军队下,不让任何人风声。重庆根本没派人到灾区的中心郑州进行的实地调查。为河南提供的赈灾款是两亿元,我试图了解其下落——实际上它们根本没有到达灾民手中。”(蔡晓滨:《大变局中的转折点:1940年代的新闻事件背后》)

  1943年3月22日,白修德的报道《等待收成》刊发在美国《时代》周刊,内容直指中国河南大的情况,“狗在旁啃着人的尸体,农民在夜幕的掩护中寻找身上的肉吃。无尽的废弃村庄,乞丐汇聚在每一个城门口,弃婴在每一条道上哭和死去。没有什么方式能描绘出河南大灾荒的恐怖。”

  白修德的报道轰动美国,让正在美国访问的宋美龄无比尴尬大失颜面,宋美龄强烈要求《时代》周刊老板亨利·卢斯解雇白修德,结果遭到。

  回到重庆后,白修德想立即向面呈实情,但蒋却拒不。宋庆龄得知这种情况,一再对说事关数百万人性命,要蒋见白修德。在宋庆龄的下,最后终于同意会见。

  会见中,白修德说了人们如何被饿死,说了征税,还有乘机的。但否认征收了农民的税,也坚称“不可能出现狗吃的情况”,直到同行的福尔曼当场出示了“狗站在边刨食死尸”的照片。白修德写道:(看到这些照片)总司令的腿开始轻轻抖了一下,有点神经质地抽搐,他问道,照片是从什么地方拍的?我们告诉了他。他拿出他的本子和毛笔开始记下来。接着,他向我们道谢,说我是“比我亲自派出去的所有调查员”更好的调查员。

  几个月后,白修德收到梅根主教写来的信,“自从你走后并且发出了电报,粮食就从陕西沿着铁线紧急调运过来。省也忙碌起来了,到处开办了临时伙,军队也拿出了他们的一部分多余粮食,发挥了很大作用。整个国家都在忙着为灾区募捐,钱正从四面八方向河南涌来。”

  白修德明确写道:“许多生命了,是美国报界的力量救了他们。”(白修德《探索历史》)能中国的记者,可是不了美国的记者,美国的压力不能不考虑。

  河南大灾荒,是也是。1938年炸开口黄河大堤。而这件事情,也是导致1942年河南的原因之一。提出“不让粮食资敌”,将河南农民殆尽不堪重负。白修德在河南灾区,无论何时何地,听到的都是在重复同样的呼吁:“停止征税吧,我们受得了,但赋税我们吃不消。只要他们停止征税,我们是能够靠树皮和花生壳活命的。”(白修德《中国的惊雷》)

  日军攻克的汤恩伯部仓库中,仅面粉便存有100万袋,足够20万军队一年之用。为什么不分出一些来赈灾呢?一个官员告诉白修德:“如果死了,土地还会是中国的;但如果士兵饿死了,日本人就会占领这些土地。”

  白修德看得很清楚:“不论你在何地进行采访,也不论你是在重庆或是在外地了解情况,结论是:机关、医院、军队司令部、大学、省等一切机构都是形同虚设,或者是行将崩溃。这种崩溃的过程是在无声无息中进行的。”(白修德《探索历史》)

  在白修德眼中,的国民行将崩溃,不可救药。白修德中国内战必然爆发,必然失败,历史证明了白修德的预见性。

原文标题:白修德美国人说他是“蒋委员长之敌”一场灾难使他最终 网址:http://www.nhsq.com.cn/qichezixun/2020/0326/87520.html

Copyright © 2010-2020 南湖社区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