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品德结构理论看电影《1942》中白修德的记者形象

汽车资讯 2020-03-2692未知admin

  电影《1942》是一部历史题材的灾难片,根据刘震云小说《温故1942》改编而成,由冯小刚导演执导,电影全景式地展现了1942年河南的大。来自美国《时代周刊》的记者白修德对河南旱灾的报道及其斡旋所起的巨大作用,呈现出记者应有的理想的新闻伦理观和责任观。本文将伦理学中的品德结构理论运用到白修德的记者形象,论述记者职业的养成过程。

  电影《1942》是一部历史题材的灾难片,根据刘震云小说《温故1942》改编而成,由冯小刚导演,电影全景式地展现了1942年河南的大。影片以两条明线索展开,一条是逃荒上的,主要以老东家和佃户两个家庭为核心,展现他们的挣扎和痛苦、希冀和。另一条是对的加深了这场灾难,并最终导致了自己失败的命运。

  笔者认为该剧还存在第暗线索,穿插在以上两条线索之间,即来自美国《时代周刊》的记者白修德对河南旱灾的报道及其斡旋所起的巨大作用,呈现出记者应有的理想的新闻伦理观和责任观。尽管该部影片于2012年11月29日在全国公映,讲述的是70多年前的历史事件,笔者仍认为,在新闻伦理混乱的当下,重新思考白修德的记者形象,具有重大意义。本文将伦理学中的品德结构理论运用到白修德的记者形象,论述记者职业的养成过程。

  品德,与“品质”“人格”是同一个概念,是一个人遵守或规范的行为所形成和表现出来的相对稳定的心理状态和心理特征。一切心理活动都是由“知”“情”“意”三种成分构成,因此,属于心理范畴的品德也由三部分构成:认知、情感和意志。曾说,每一个行业都各有各的。新闻内化于新闻主体的品格、习性和意向之中,又通过其言行表现出来,是在新闻活动中发挥着特殊作用的规范性调节体系。

  认知极为复杂,包括一个人关于的一切科学知识、个人经验和理论思辨;认知是个德行为的指导,是行为的前提和必要条件但非充分条件。上升到新闻工作者的职业认知,是指新闻工作者对新闻报道的基本态度,即全心全意为服务的旨和实事求是的基本态度。

  电影《1942》中白修德的第一次出现是在重庆美国大。当白修德向张厉生提出河南特灾的情况时,张厉生的回答是,“饿死的人主要在沦陷区,除了,还有,大战一触即发,如果有百姓向西迁移,也是为了战争,从民族的角度,只有彻底打败日本,百姓才能丰衣足食”。作为一名优秀的新闻记者,白修德对这个答案怀有质疑并充满了探索未知的好奇心。他只身前往河南,找到了身处河南的神父梅甘了解情况。梅甘告诉他,“前十年他是了解这个地方的,后来就越来越不明白了”。白修德说:“河南我来对了,背后一定有原因,我想了解。”

  他对于记者就是要挖掘的认知不允许他对视而不见,这表明了他清晰的新闻认知,即新闻的本质在于挖掘,进而预警。

  情感是发行为的感情、动机、动力。新闻小组委员会制定的《国际新闻信条草案》就指出,职业行为的崇高标准,就是服务于公共利益。当一个新闻人的情感上升为爱人,上升为要为服务、为服务的强烈愿望时,他的行为就已经上升到了最的层面。伦理学家王海明说:“勇敢是不事物的行为;怯懦是事物的行为。”在新闻实践中,勇敢则会成为记者面对的各种各样的情境,的职业他们在前进与后退、追踪与放弃、揭露与等之间做出抉择。

  当神父梅甘告诉白修德,日本人正在占领河南,他只会有两个结局,一个是得普利策,一个是成为日本人的俘虏。白修德坚定地选择了前往灾区。当他真的跟灾民来到了一起,看到狗的场面时,他被了,他的心已然和中国灾民站在了一起。当随身的物品被灾民偷走时,他没有,把相机夺回来后把饼干还给了灾民,可以看出,他对灾民充满了同情,这更加深了他报道以求解决问题的决心。关于白修德这个人物,影片的出现在第67分钟,当日本侵略者的飞机轰炸了他身边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时,他举起向空中扫射,这一动作将他对的和对灾民的同情演绎得淋漓至尽。当白修德了解了,他找到美国驻华大使高斯,说,“求求你,请给我五分钟时间。”记者的人文关怀和的冷漠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高斯听完告诉他,如果你把登在《时代周刊》,将是一个性新闻,而此时,白修德的回答是,“我就想把告诉中国”。告知的渴望表明了白修德为公共利益服务的的情感。

  个人的意志是个德感情引发其伦理行为的整个心理过程,就是个人的伦理行为动机从确定到执行的整个心理过程。这个执行过程包括两个阶段,一是“做出伦理行为决定”阶段,二是“执行伦理决定”阶段。这两个阶段的完成,无疑都需要克服困难。一个人如果克服了这些困难,实现了所选择的动机,那么,他便具有意志,或者说他的意志强。

  从上文白修德与高斯的对话我们可以得知,白修德深入灾区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得普利策,而是要用鲜活的新闻报道引发中国的注意,这是他意志的第一个阶段,他做出了自己的伦理行为决定;第二阶段我们可以通过他跟宋庆龄的谈话得知他为这个决定做出了哪些努力。

  白修德:“没去河南前,我见中国的官员,还是很容易的。不知为何,我这次从河南回来,好像我得了瘟疫似的,我见不到宋子文部长和张道藩部长,高斯部长说也没用。又通过美国的谢伟思,见到了四川省,说河南不归他管,他介绍我去见立的孙科院长,孙院长说只有蒋委员说话才有用,最后找到检察院于右任院长,他说唯有见到夫人,利用您的影响,才可能见到委员长。”

  影片中并没有把以上过程全部一一呈现,但观众可以想象出这其中的艰辛。在宋庆龄的帮助下,才有了白修德跟的见面。但彼时的委员长已经被二战忙得焦头烂额,用“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如果要是知道河南灾情这么严重,我们不会坐视不管的”打发了他。不得已,白修德将报道登上了美国《时代周刊》,迫于的压力开始采取赈灾措施。这一点影片中也有呈现。当得知《时代周刊》已经把白修德写的河南灾区的文章登出后,说,日本人走了,我们就要救灾,不然全世界怎么看我们,不真成了了。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是白修德的报道了水火中的河南。

  把挖掘揭露事实作为的认知,是记者养成良好的前提条件;新闻专业主义有两个核心,一是客观性新闻学,二是新闻媒介和新闻工作者的地位和独特作用。把挖掘、预警作为新闻记者的,这就要求记者培养新闻专业主义,服从新闻专业主义的引导。

  为服务的,视公共利益高于一切的情感是记者养成良好的必要条件;公共利益是职业新闻最大的存在理由和终极的审核。这就要求我国记者培养主义和。以人为本、公共利益至上不仅是提高记者水平的必经途径,也是培养记者新闻、发现新闻源的不二。

  不顾一切要将报道出去的意志是记者养成良好的决定性因素。记者需要有之志,克服困难,控制行为,才能实现自己的新闻理想。但培养坚韧的意志力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个过程需要探求新闻的品质——勇敢,新闻光华的品质——智慧,高扬新闻的品质——正直。

  白修德作为记者带给我们的不仅是对新闻理想的追求,对新闻专业主义的选择,对新闻的遵守,更是对于人本的回归。新闻记者唯有在新闻伦理的范围进行新闻实践,才能承担起引导向上、向善的责任。

  1.姜德锋.华语电影《1942》呈现的新闻伦理及其当代价值[J].新闻春秋,2014(01).

  3.陈绚.新闻与法规教程[M].: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05.

  回首过去的95年,我们的党披荆斩棘、开拓进取,我们的党风雨无阻、成就辉煌。忆往昔峥嵘岁月,看今朝风华正茂,笔耕不辍,砥砺前行。以日报为首的党报正是95年征程的者和记录者……

原文标题:从品德结构理论看电影《1942》中白修德的记者形象 网址:http://www.nhsq.com.cn/qichezixun/2020/0326/87506.html

Copyright © 2010-2020 南湖社区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